一个梦

他们约好了晚上去她家。傍晚时他决定去理个头发,到店后发现理发的人不少,他于是坐下开始等待。一翻等待后他接到了她的电话,电话那头略带焦虑的语气问,为什么还没有过来。他遂决定放弃理发直奔她家。他边走边回忆去她家的路,但是走了很久仍然未见熟悉的道路和建筑。他打开手机导航发现走错了路,越走离她家越远。遂决定打车,在这个繁华城市的上下班高峰期打车并不容易,一辆又一辆车的从身边驶过却并未停下。他越来越焦虑,难以抑制的焦虑。太想她,已经成为了一个问题。